<optgroup id="yedqa"><menuitem id="yedqa"><input id="yedqa"></input></menuitem></optgroup>
<blockquote id="yedqa"><s id="yedqa"></s></blockquote><thead id="yedqa"><del id="yedqa"></del></thead>
<i id="yedqa"></i>
  • <input id="yedqa"><option id="yedqa"></option></input>
  • <thead id="yedqa"></thead>
    <i id="yedqa"></i>
    <i id="yedqa"></i>
  • <input id="yedqa"><option id="yedqa"></option></input>
  • <thead id="yedqa"></thead>
  • 东东软件园安全、实用、绿色可靠的软件下载站

    回顶部
    今天过来吃糖吗(许湛江音音)完结阅读导读

    今天过来吃糖吗(许湛江音音)完结阅读导读

    • 分类: 校园小说
    • 更新时间: 2018-11-14
    4( 共11人评分 )
    APP阅读

    今天过来吃糖吗全本章节更新了,是一本好看的校园言情小说,讲述了主角许湛江音音的甜蜜爱情故事,是一本经典的小甜文,今天过来吃糖吗全文完整版已出,建议到本站体验今天过来吃糖吗(许湛江音音)完结全文阅读导读

    今天过来吃糖吗小说简介

    ——媳妇儿平安夜快乐!
    ——媳妇儿今天早点回家。
    ——媳妇儿吃平安果了吗?
    两人之间相处的常态, 旁人看来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她同样太习惯许湛,愿意接纳他全部好坏

    今天过来吃糖吗在线阅读

    江音音乖乖站着,有点后悔自己突然来了那么一句。
    众目睽睽之下,许湛开始讲题了,且是非常详细地把思考过程讲给她听。
    “唔…好。”江音音的注意力不知不觉地被他拉到题目上。
    讲到一半,他忽然停住,扭头道:“看什么看。”他执起江音音握着的那包烟,把它抛回帮忙带过来的男生怀里,“谢了,还是还回去吧。”
    说完,他朝她瞥去。
    一直盯着他看的江音音赶紧把视线挪开。
    这时,许湛嘴角牵起的弧度更大了。
    从那以后,他再没打过靠抽烟消愁的注意。
    经过刚才那么一下,没人敢再继续待着了,一大帮人火速散场。
    江音音手里的笔被许湛攥着,一条一条解题步骤列得很细。
    最后,他问:“听懂了吗?”
    江音音讷讷:“懂了。”
    “有不会的题,私下找我。”许湛的脸上又浮起笑意。夜色浓重,最简单的校服,被他穿得笔挺好看。
    离开的时候,江音音脸颊滚烫。
    后来她每次看到许湛,他总是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听文科班的同学说他家里好像有事,经常晚自习上到一半就请假走了。不过就算忙成那样,他的好成绩还是雷打不动,时间久了假请就请吧,无可厚非。
    高三越来越近,几乎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压力,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来的。江音音偶尔会记起他,偶尔有些担心,没多久就迎来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也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找许湛。
    班里人多多少少报了比赛项目,她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参加,基本都在座位上看比赛。通讯员去忙了,班主任托她把一份表格送给隔壁A班班长——许湛就是那个文科班的班长。
    每个班的人都不怎么齐,有的同学去近距离看比赛了,有的自己去比赛了还没回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江音音第一眼就看到了许湛。他穿着宽大的运动背心和短/裤,避开大家的簇拥,和季悯两个人一人拿着一瓶水站在路旁聊天。
    那场男子1000米,他以0.5秒的速度略胜于季悯,拿下第一。
    全市都在传江橙中学两大校草,一个文科班许湛,一个理科班季悯。现在两人都穿着运动衫在离她不到十米的地方站着……除了脸好看,四肢的肌肉线条也格外赏心悦目。
    季悯一走,江音音准备向前走去,许湛像是早就注意到她似的,望了过来,准确无误地叫出她的名字:“江音音。”
    偷看半天被正主发现,实在不怎么体面。江音音的耳根泛起淡淡红,动作僵硬地把表格塞给他,“老师让我给你的。”
    许湛拿到表格看也不看,反而是问她:“他帅还是我帅?”
    “老师说你拿到这个表格以后要记得……”江音音试图避开他的问题。
    许湛却促狭地打断她:“先回答我。”
    他也不怕别人看到……明知是在戏弄自己,可他目光灼灼,江音音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你比较帅吧。”
    听到这话,许湛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然后又道:“什么叫比较帅……吧?”
    江音音听了便不打算再理他,小脸涨红:“这表格是老师让我拿过来给你的,你自己看着办吧!”她转身就走。
    却被许湛拉住细腕:“江同学别走啊。”
    好巧不巧,他们被巡逻的校领导盯上了:“两个同学,你们在干什么干什么!”
    眼看就要被抓到了,许湛顺势拉起她就跑。
    “诶你干嘛……”
    “快跑!”
    “许湛,我跑不快。”
    “那也要把你和我绑在一起。”
    “幼稚。”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许湛这么厚颜无耻的?
    从那天起,两人的关系真的近了,虽然……全靠他的厚脸皮。
    期末考试,她的名次又往前进步了几名。江父江母在给她转账作奖励的时候顺带着问她暑假需不需要报补习班,她全推了。
    一个多月的假期,江父江母白天基本不在家,许湛有时间会过来给她讲题。
    最后一次来,他加她的微信。江音音没同意,很快就后悔了。
    开学一连七天,她都没见到许湛的人。
    打电话不接,微信的好友验证也不看。江音音实在没辙了,学许湛摸到自己家的方式——她潜进老师办公室,在花名册里找到了他的家庭住址。
    既然联系不上,那就直接上门找吧。
    “叩叩叩——”江音音找到一栋老旧的居民楼,爬上六楼。门里明明有动静却不开门,她再敲一遍,急声道:“许湛,是我。”
    门缓缓打开。许湛没招呼,给她留了门,转身进屋。
    江音音注意到门口没有多余的拖鞋,鞋架上也只有他一个人的鞋子,有点意外:“你一个人???”
    “嗯。”许湛的衣服袖子上别着一小块黑布——意味着家里有亲人逝世了。
    江音音把门关上,早就准备好的措辞已经到了喉咙口却还是改成了客套话:“你一直不来学校,老师和同学都很担心你。”
    许湛忽然喊她:“音音。”
    “嗯?”江音音撞进他的眼底,被骇人的阴霾吓到。
    “我奶奶走了。”他说得很轻很轻,淡薄的表情有了裂痕。
    江音音从未经历过亲人的离世,却在他的眼睛里读到了深深的无力感。她张了张口,安慰的话不知该怎么起头,有些心疼又有些难过。
    “砰砰砰——”有人在外骂咧咧地敲门。
    许湛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许湛你要没死就过来开门!”又是一声怒骂。
    许湛看着她轻轻说:“我房间就在里面,你先***吧,记得把门锁上。”
    他眼神坚定,不容拒绝。江音音咬咬唇,点头:“好。”
    等她来到许湛的房间,关上了门,那边的大门也开了。
    来的中年男人好像……是许湛的继父。
    将近半个小时,几乎都是那个男人在劈头盖脸地吵,许湛很少说话。
    最后关门送客,许湛是摔上去的。小小的屋子又恢复了寂静。
    江音音从他房间走出来,陪了他一整天,听他断断续续地说家里的事。
    听他说曾花六年时间,费力地挣来寥寥几句的夸奖。
    六年以后,他十多岁,意识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根本不关心他成绩是好是坏。因为无关学习,有关的是他这个人,父母没喜欢过他。别人家的亲情,在他这完全没有,只有无穷无尽父母离异带来的痛苦,耗尽他对家庭的所有期待。
    母亲和继父生下弟弟以后,他干脆一个人搬到外面住,比在家过得好很多。这几年,学费是他自己挣的,生活费也是自己攒的。房东是个老阿姨,看他年纪小便宜租给他的。
    所有难熬的过去,都是江音音无法想象的。
    许湛说完了,目光落在她眉头紧皱的脸上,忽的笑了:“不过也算幸运,遇见你了。”
    话出,江音音一愣,随即眼泪就唰唰下来了。
    “我一上辈子在银河系捡了一颗星星……”许湛像是在念什么散文诗。
    江音音“啊”了一声。
    许湛又笑了笑,语气轻缓,低低道:“这辈子运气不大好,却早早地拥有你这颗星星。”
    江音音哭得一塌糊涂。
    许湛一面嫌她哭得丑,一面给她递纸巾。
    江音音抽噎道:“许湛,你答应我以后、以后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愣是没说完。
    许湛连忙给哭成泪人的她拍背顺气,“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答应你。”
    “还不是你!”江音音哭着嗔怪他,“以后要按时上学,假不能一请就是好几天,还有……”
    “以后什么都答应你。”许湛同她允诺。
    江音音一边打嗝,一边取出手机让他把微信加了。
    她的头像是一只软软粉粉的兔子的手绘。许湛盯着看了好久。
    那天以后,许湛的生活重回正轨,和江音音的微信联系持续了整个高三。
    同时,高三理科A班的窗外每天都能出现他的身影。前三个班后三个班的人都知道,他是来给江音音送水的,雷打不动。
    高考即将来临,高中生活过一天少一天?;故H隼癜莸氖焙?,学校和往年一样开了个高三届的家长会。
    所有的家长都到了,唯独许湛的没来。
    以前他每次都以父母没时间为理由,让奶奶过来***,老师也表示理解理解。但这次,眼看着就要高考了,许湛是学校的重点培养对象,做家长的要是还这么不重视孩子就太不像话了。班主任把情况汇报给校领导。
    面对校领导的关心和询问,许湛只是蹙了蹙眉:“我没有家长。”
    去年八月,奶奶罹患癌症过世,再没人帮他开家长会了。
    校领导当他是置气,苦口婆心地开始循循善诱。
    许湛:“不需要。”说罢,冷冷走掉。
    这件事还是江音音后来和许湛一起返校时从老师口中得知的。
    很快,高考结束,三年如同白驹过隙,转瞬即逝,所有艰难而温暖的画面一一浮现,她拥有太多和许湛一起度过的时光。没有他,她的脚就不会恢复得那么快,没有他,她的成绩恐怕很难跻身年级前二十。
    还有他——第一名,熠熠发光的第一名。
    江音音低头给许湛发微信。
    ——你在哪?
    那边过了很久才回。
    ——学校篮球场。
    江音音打车过去,还没走近就意识到在篮球场边上围观的全是他的迷妹。
    他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看起来自信又耀眼?;褂兴纳聿?,叫人移不开眼。
    等了很久,比赛中场休息,他的好多迷妹上前送水。
    这是第一次,江音音鼓足勇气,在那么多人面前大喊他的名字:“许湛!”
    他听到了,一眼把她看穿,大步走来,舌尖抵着上腭,痞气又轻?。?ldquo;只有我女朋友才能管我。”

    今天过来吃糖吗章节阅读

    我是她的草稿箱,本次口红试色由我完成。”
    由于江音音这么多年不曝光私生活,此时粉丝扒到抽丝剥茧后的“秘闻”, 全部激动得不行,直接炸开了锅。并且得出结论:发这条微博的就是博主的男人!
    她一边翻评论一边经不住感叹直逼两百万的粉丝力实在不容小觑。
    很意外的,大早上的好心情不但没有被这个插曲弄得扫兴,反而她有一种欣然接受, 很乐意和粉丝分享的感觉。以前她总不理解那些把生活po在微博上的人,现在有点能体会里面的乐趣了。
    江音音下床踩上软绵绵的地毯,按下“转发微博”成就许湛那份腻歪。配字“醒了”。
    算算时间,这边要比国内慢六个小时。她这里还是上午,那边已经临近傍晚了,正是大家快下班的时候。没多久大家都能看见。
    这时,袁姐一个电话打来:“音音,看下微信。”
    “好。”江音音疑惑地开启扬声器,把手机界面切到微信界面。在一对未读消息里翻到了袁姐,点开对话框是一张通稿。
    袁姐在电话那头问:“你打算用自己的号发布还是公司官方号代发?”
    这通稿江音音看得有些不明所以,立马转进微博热搜界面。果然, 舜文序又上热搜了。
    第一的位置挂着#舜文序封杀#的话题, 已经爆了。
    “我来发吧。”江音音回到微信把收到的通稿保存下来。
    挂完电话, 她一边刷牙一边看微博。她的模特认证微博收到了几千条, 点***看全是网友们的自发, 基本都是在报道舜文序消息的微博评论区的。而她次数最多的一条微博则是贴出舜文序铐上手铐被捕的照片的微博。
    除了她, 还有许多被舜文序猥/亵过的女性被了。
    江音音根据那些微博消息大致地捋了捋。
    昨日, 在国外拍戏的舜文序涉嫌性/侵被外国警方逮捕。又因为他是当红明星,在国外发生这样的事闹起来可大可小,他的签约公司立马和他解约。所以,就算有跳出来试图洗白也被突然的解约消息给啪啪打脸了。
    联想到他前阵子被爆出猥/亵女明星,如今大家一致认为他玩脱了完全是活该。
    就在一个小时前,政/治相关的官方微博发出声明,提出即日起整顿娱乐圈风气。舜文序遭到封杀的话题因此分分钟上了热搜第一。
    网友看得解气,江音音也看得心情舒坦。她这边就等明天发通稿了。
    正要换衣服出门,手机震了震,是许湛。
    ——美少女醒了?
    看到是他,江音音心情变好。
    ——醒了。
    消息刚发出去就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给你寄了青的平安果,等送到就该熟透了。
    漂洋过海寄一个苹果的事,也就许湛做得出了,同时也就江音音觉得这很正常,没什么意外的。
    于是,江音音抛下快爆炸了的微博消息和微信消息和许湛打起了电话。等他准备开车回家了,她才出门。
    因为是提前过来的,所以她的行程不算满,甚至可以抽空出去逛几圈。不过她打算先去附近的健身房跑个二十分钟。
    正好井素儿也摸过来了。与其说她是来锻炼的,不如说是来找江音音诉苦的,就差声泪俱下地来一场情景再现了。
    “还好后来我哥临时有事,被一个电话叫走了。”井素儿叹息道,“音音姐,你要是有什么合适的女性朋友赶紧帮忙介绍介绍!这样我哥就忙不过来没时间管我了。”
    “好啊。”江音音微微一笑,然后残忍地陈述,“你是他亲妹妹,他再忙也会一直关心你的。”
    井素儿“啊”一声,勉强又悲伤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为了抚慰她破碎的心,江音音请她吃了顿晚饭。
    第二天,江音音的微博发出通稿,公司官方微博跟着发布申明。以法律方式澄清了上个月恶意攻击江音音的不实言论,并且点名指出造谣转发过五百的微博博主。
    现在舜文序被封杀了,曾经站他的那些人生怕收到牵连,没人敢逆着政/府带节奏。但有不少人的吐槽她至于吗。江音音看了无动于衷,造谣污蔑的那些人没什么值得同情的。要不是她碰到了正确的时机,加上公司的背景硬,她早就和其他女明星一样被污蔑诽谤了。
    应了许湛那句话,有些人只有自己被送上***中央,才会明白什么受害者有害论都是昧心的鬼话。
    最让江音音感触的还是她的粉丝。
    “眼眶红了是怎么回事”
    “春天到了爱心”
    “啊啊啊啊真好”
    一条又一条的评论看得她眼睛通红。当天晚上,她自掏腰包托袁姐请公司帮过忙的那些人吃了顿饭。
    很快,到了平安夜。江音音这阵子忙昏了头,根本没时间参加聚会。倒是井素儿她刚复合和男朋友白景阳来法国和她一起过圣诞了,他们遵从这里的浪漫,打算醉度圣诞。舞池灯光恰好,白兰地与香槟酒开了一瓶又一瓶。
    在江音音忙完赶到的时候,井素儿踩着软绵绵的脚步,端着两杯酒走来:“音音姐,我也给你倒了一杯。”
    江音音刚要接,猛地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包裹没拿,“先等等,我去拿个东西!”
    井素儿:“我也要去。”白景阳跟上。
    路上井素儿问是什么东西,江音音便拆边说许湛给我寄了平安果。
    井素儿看着她手里漂洋过海来的苹果,感叹自己这个有男朋友在身边的都忍不住羡慕了。。
    白景阳就这么纵着她的小性子,然后慢悠悠地把她捞进怀里。
    看着看着,江音音又倒了些香槟,仰头望见朦胧月色。
    她有些想念国内的许湛了。他一直想过来的,但学校那边正好有事,走不开身。
    江音音托井素儿给自己拍了张照片,打开微信刚发给许湛,那边也发了几张图片过来。
    看起来是许湛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到了两人一起去过的餐厅。他给桌对面的餐盘拍了一张,就在照片里白色盘子的位置亲手涂鸦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卡通小姑娘。假装自己媳妇儿就坐在对面陪他过平安夜。
    江音音心生感动,不禁勾起嘴角。正要回复,许湛发来三行字。
    ——长夜漫漫。
    ——辗转难眠。
    ——何以解忧?
    江音音:“”
    ——给你三秒钟时间说人话。
    此话一出,许湛就立马正经了。

    今天过来吃糖吗小说推荐

    今天过来吃糖吗全文阅读带给追书的朋友,我会让她为我穿上婚纱,执我之手,冠我之姓。

    猜你喜欢

    快播电影网址 亚洲伊人成色综合网| 美艳人妻| 狮子交配| 强奸4终极篇之最后羔羊| 驴交配| 快播成人网站| 2019高清一本道理在线观看| 性感比基尼美女| 成人片| 久久国语露脸精品国产|